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回复深交所关注函:固定资产减值额大减 新宏泽控股子公司失控三大疑问待解

财联社记者 贾晓宁 |  2020-04-24 11:45:56来源:财联社

  4月14日,新宏泽(002836.SZ)公告控股子公司失控引发外界关注,深交所亦曾下发关注函,要求新宏泽说明失控有关事项,4月20日,财联社记者曾赶赴江阴探访。

  4月21日发布《一线调研|新宏泽子公司联通纪元“失控”迷雾:柜锁公章经营受损 焦点在于固定资产减值争议》一文后,财联社记者持续跟踪发现,新宏泽4月21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的公告中,出现了更多的疑点:固定资产减值变少,补提2019年社保及公积金事项……

4月22日,财联社记者曾联系新宏泽董秘夏明珠,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相关负责人,试图了解相关事项的前后差异,均被告知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疑问一:固定资产减值为何变少了?

  因为事关联通纪元2019年业绩,涉及联通纪元相关股东是否要回购公司股份的重大利益分歧,2019年固定资产减值一直是新宏泽与联通纪元原总经理莫源等人争论的焦点。
  新宏泽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提到,联通纪元未能完成业绩承诺的主要原因之一是“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371.63万元”,该数据经过了年审会计师的核查。
  联通纪元原总经理莫源提供的纸质和视频材料显示,3月19日,联通纪元曾召开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联通纪元第二届董事会一共有5位董事,其中新宏泽占3位,另外两位分别是莫源、六颖康,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计提2019年度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议案》。议案显示,经过确认计量,联通纪元计提2019年资产减值准备658万元。
  而莫源提供的一份《江苏联通纪元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度财务报表内部审计报告》(以下简称“联通纪元内审报告”)显示,2019年,联通纪元固定资产减值金额658.68万元,联通纪元内审报告落款为新宏泽审计部,时间是3月6日。这一数据和3月19日联通纪元董事会议案中的数据基本相同。
  无论是内审报告,还是联通纪元董事会审议的议案,均可看作是新宏泽意志的体现,也就是说新宏泽对其中涉及金额是认可的。
  不过在新宏泽最新回复深交所的公告中,联通纪元固定资产减值数据又变为了371.63万元,比之前董事会、内审报告中的数据少了287.05万元。
  对于此间差异,财联社记者曾联系夏明珠,求证联通纪元内审报告以及联通纪元董事会中提到的固定资产减值数据是否真实存在过?前后数据差异的原因?不过均被告知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疑问二:固定资产价值几何?

  根据莫源提供的材料,联通纪元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审议的固定资产减值议案,一共涉及15台生产设备,在减值固定资产清单上,有14台备注是“闲置报废”,有一台“松德9色凹印机”的备注是闲置,这份清单和联通纪元内审报告中的闲置报废清单基本吻合。
  莫源向财联社记者表示,该部分生产设备不应该做资产减值,新宏泽之所以对相关固定资产作减值处理,完全是为了打压联通纪元2019年业绩,以触发回购条款。
  “这部分设备没有报废,而且还有升值”,莫源向财联社记者出示的一份由上海众华资产评估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显示,经采用重置成本法评估,联通纪元上述15台设备在评估基准日2019年12月31日账面价值926.68万元,评估值1208.59万元,评估增值281.91万元,增值率30.42%。
  “彼之蜜糖,吾之砒霜”,在联通纪元之前召开的董事会,以及联通纪元内审报告上,该部分固定资产一文不值。在新宏泽最新的回复公告中,虽然固定资产减值调变成了371.63万元,较之前658.68万元有所收窄,但毕竟还是做了减值,而且这一数据也得到了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的核查。莫源向财联社记者表示,天健会计师事务所是在配合新宏泽打压联通纪元,天健所根本没来公司对固定资产进行盘点,只来做过商誉减值测试,自己曾向天健所发函要求其出具公允意见,在审计中保持中立、公正、客观。
  在新宏泽公告中,年审会计师称通过查看联通纪元年度设备盘点资料,以及公司内部审计部门提供的减值设备资料,并结合设备铭牌所载信息、实际生产使用情况,以了解资产是否存在工艺技术落后、长期闲置等设备清单,并对照取得的关于计提固定资产减值的江苏联通纪元公司第二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决议及计提减值设备清单,复核主要设备减值准备计提情况。
  财联社记者就该部分固定资产减值以及天健所执业规范等相关问题,电话联系了负责联通纪元审计工作的天健所相关负责人,被告知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疑问三:补提2019年社保及公积金539.05万?

  新宏泽最新回复深交所公告中,联通纪元2019年业绩承诺未完成的另一个主要原因是“补提2019年度社保及公积金539.05万元事项”。
  在莫源和联通纪元方面看来,补提社保和公积金同样是新宏泽打压联通纪元业绩的手段。
  莫源向财联社记者提供的一份《江阴市单位参加社会保险证明》(单位缴费凭证)(以下简称“社保证明”)显示,联通纪元从2003年6月、7月开始缴纳“五险”,2019年1月至2019年12月每个月都有缴纳。
  莫源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新宏泽曾通过12345举报公司未足额缴纳社保和公积金,不过2018年新宏泽收购时公司也是这样缴纳的,天健会计师事务当时审计的也未提出异议,并且新宏泽自己也是这样缴纳的。
  财联社记者注意到,新宏泽公告中,联通纪元补提2019年度社保及公积金的金额已经超过了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的金额(371.63万元),成为影响联通纪元2019年业绩的重要因素。
财联社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